2004年下半年好像對大眼妹的工作而言,是災難的一年,先是一起打拼的助理一一離職,小老闆開刀休長假,新來的助理不受教,老是出包害大眼妹假日還要死命加班,偏偏大眼妹家科長老是在防小寶貝,動不動就說大眼妹是【養老鼠咬布袋】,自己跟別單位同事不合,也見不得大眼妹在那吃的開。每每聽到什麼批評她的話,一口咬定是大眼妹說的,天知道人家可是一直都很尊重她,即使之前她跟大眼妹的小老闆再不合,也沒說過她欺負大眼妹啊,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不信任大眼妹,老是認為大眼妹用計畫的錢買耗材給別人用,她為什麼都沒想過,大眼妹在別人的實驗室做實驗,用了人家多少的耗材,只是現在大眼妹自己買耗材而已就說大眼妹買給人家用,如果不相信她可以去查,之前那一年多大眼妹有買多少耗材,幾乎沒有,那大眼妹使用的東西從哪裡來,總不會說是老天送給大眼妹的吧,不過相信她是這麼認為的。


好不容易撐到11月,以為再過個一個月就可以開開心心的到日本去跟大熊熊過新年,沒想到她老大又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居然以為大眼妹把實驗的檢體給了以前單位,大眼妹只是在做螢光片時順便幫她們點了3個洞,他們為測試局內自己研發的螢光試劑,人家連檢體都沒碰到,這樣也不行,大家都是在做局裡的東西,又為什麼要分的這麼清楚。我們單位本身就是提供材料的啊,而且人家有申請大眼妹就必須給材料,今天只是他們省下再培養的手續,直接請大眼妹做片子的時候多點3個洞給她們而已,就被說大眼妹私相授受。連原因也不說,就直接叫大眼妹把實驗交出去,不管怎麼樣大眼妹不做實驗了,總是要跟借大眼妹實驗室的同事說吧,畢竟也打擾他們那麼久了,她居然還到處說大眼妹去告狀,害她被組長罵,是人家看不過去她這樣對大眼妹,去打抱不平的干大眼妹屁事啊!而且如果真的沒有這回事的話,她幹麻怕別人講勒,根本就是心虛啊!


好啦!大眼妹辭職離開那單位行了吧,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大眼妹回去以前單位總可以了吧!看清你們的態度,在待在那裡大眼妹也不開心,更學不到什麼東西,只學會仗勢欺人跟醉生夢死罷了!沒想到妳還是不肯放過大眼妹,一定要把大眼妹弄走才開心嗎?你好歹也是副研究員,是個科長,為什麼要這樣欺負一個研究助理,是該慶幸蒙你這麼看的起大眼妹嗎?你把副組長、大眼妹的小老闆鬥垮了,現在輪到大眼妹了是嗎?明明星期四才打電話給小莉姐,她人不在才請大眼妹轉告說:「請她最晚星期一,最好是明天把要測試的檢體準備好,明天就送出去給廠商做,下星期三要報告了。我今天一整天都在開會,不在局裡我會在跟她聯絡的。」偏偏小莉姐不買她的帳,去問了其他2個參與測試的實驗室同事,人家都是星期一、星期二就通知了,偏偏我們是前一天才告知。「她有沒有搞錯啊!我們現在檢體量一堆,自己的事做不完了,幹麻還她做啊。她不是都說我們做的爛嗎?叫他們315的自己做啊!」小莉姐氣憤的說著。


小莉姐把事情跟主任報告了,主任也同意了,小莉姐回決了她,沒想到大眼妹那偉大的前科長居然說:「我星期三就跟大眼妹說啦,昨天打電話又請她在跟你說一次了,怎麼可能是昨天才說的。」好傢伙!居然又把事情怪到小寶貝頭上了,這招利害喔,大眼妹是該學起來的,可惜大眼妹是不能說謊的,一說謊就露出破綻來。大眼妹是不知道妳是怎麼跟妳家組長哭訴的,但大眼妹想妳一定又是把過錯怪到大眼妹頭上的,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啊,更不會是最後一次,最後小莉姐只好妥協幫忙了。幸好小莉姐很挺大眼妹,她也相信大眼妹不會做這種事。


雖然如此,大眼妹也漸漸不敢再隨便對人掏心掏肺了,誰知道下一秒會不會被人出賣了,熊熊都說大眼妹太容易相信別人了,怎麼出社會5年多還像個小孩子,不會保護自己,總是被同一個人傷害再傷害還是不懂的提防,真是單蠢啊!
創作者介紹

大眼妹在日本

大眼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