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日本跟台灣的方向是左右相反,許多規定也不同,之前熊爸爸回台時,大眼妹就常糾正他的舉動,沒想到大眼妹才到日本一年,回台灣也時常處於錯亂中。


在日本,通常撘電車跟公車時,是不使用手機的,最多就是用來傳mail和玩電動打發時間;回台灣時坐捷運與公車最不習慣就是每個人都是在講手機,而且大家好像在比聲音大一樣,真的好吵好不習慣。而且台灣的捷運是不能飲食,以前熊爸爸不自覺拿水出來喝都會被大眼妹罵,但是現在連大眼妹有時都會習慣拿水出來,一想到自己回到台灣又趕快收起來。


雖然大眼妹的日文在來了日本1年後有比之前好,但是在日本時還是處於80﹪不知道如何把自己的意思表達給日本人,沒想到回來確忘記許多中文的說法,光是『借過』這個詞彙,還是回來1星期聽到人家說才想起來。剛回來幾天每次要請人家讓一下時,不自覺就脫口出『すみません』,不過往往脫口說出了『す』以後就想起是自己在台灣而停住。像這類的情況可是每天發生,就連跟朋友吃飯聊天時,也常常忘記要講的東西的中文,這並不是要說大眼妹的日文有多好,而是大眼妹的腦袋已經開始退化,在日本老是講中文,回台灣偏偏又忘記中文怎麼說,真是糟糕啊!





大眼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