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的6月,當大眼妹還在補習班為2技考試衝刺中,曉萍打了通電話說要出國自助旅行,她難道忘了大眼妹還在重考,耶沒想到她老大還回說:「你隨便考都會上的好不好,我們就等你考完出國玩啊!不要跟團自助應該比較好玩,你決定囉!我跟阿靜要上班,我晚上還要上課,就你最閒你去處理。」挖哩勒,大眼妹是考生耶,雖然也從沒把聯考當回事,但佛腳總是要抱一下吧,免的到時候被踢下來那不就糗大了。可惜上訴無效‥‥‥。


自助旅行……,要3個英文能力加起來還比國一學生差的人去哪自助旅行啊?顧不得還有一堂課要上,心思早就跑到外太空去了。想來想去就只能去有同學的國家了,幸好我的一票高中同學幾乎在大學聯考失利後全到國外另闢天空了。澳洲的小倍是我最好的死黨,可是太遠又太貴了;美國的大頭,算了!大眼妹的破英文,不要還沒找到人就迷路了;那就只能去日本找佳儀跟靜宜了,只是大眼妹從以前就罵靜宜是小日本鬼子,不知道她會不會不當大眼妹的導遊啊?!


從確定去日本後,一邊準備考試一邊找旅行社,還要叮嚀她們2個人辦簽證、護照的,也沒忘記跟靜宜通mail,在MSN還不盛行的日子真是不方便啊。總算所有煩人的事情都搞定,聯考也結束,管它結果如何先玩在說囉!從家到機場,老爸一直抱怨大眼妹不帶他去,還說:「帶我去日本玩,我每天可以帶你吃不一樣的料理啊,不然你只能每天吃拉麵,多划不來啊。」呸,呸,呸。大眼妹可是有地頭蛇在日本呢,靜宜才不會這樣對大眼妹的。好不容易坐上了飛機,我們是撘華航最後一班飛機到東京,那時還是降落在羽田機場,由於出完觀的時候都10點多了,對這日本機場的印象只有冷清罷了。只是當大眼妹一踏上日本的土地,不知為什麼總覺得親切,老覺得好像是回到家的感覺,告訴曉萍跟阿靜:「人家上輩子一定是日本人。」他們2人都說大眼妹瘋了,根本就不想理大眼妹勒。


因為阿靜的堅持所以我們住京王飯店,在新宿車站附近交通還算方便,只是事後覺得實在沒必要駐那麼貴的飯店,應該把錢省下來玩樂的。好不容易到了飯店,打了電話給靜宜要跟她約隔天的行程的,結果沒想到她給了大眼妹好大的驚喜啊!?心臟不好會被嚇到病發的,她大小姐居然告訴大眼妹她隔天的飛機回台灣,那我們怎麼辦?總不能因為飯店貴就整天待在飯店,住給它回本吧。頓時我發覺背後一陣冷風,我要怎麼告訴曉萍她們,導遊落跑回台灣了。幸好靜宜還算有良心,告訴我另一個消息:「佳儀還在東京,她還要考試所以你跟她連絡吧,她知道你今天到日本,她會照顧你的。」總算危機解除,大眼妹可不想在隔天,有大眼妹被20多層丟出去的新聞。


在這5天中,佳儀帶我們去了迪士尼、東京鐵塔、明治神宮跟渋谷等地方,我們也自己跑到淺草去玩,雖然去了不少地方,但是吃的東西幾乎都是拉麵,因為阿靜說便宜啊,害大眼妹本還要去吃壽司的‥‥‥,嗚嗚嗚居然讓老爸說中了,害大眼妹回台灣後一直都不敢再吃拉麵。

全站熱搜

大眼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