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念但是今天發生一件鳥事,
不念一念真的事會氣到中風
在跟熊爸、小豆要去阿卡將那吃大餐買東西的路上,
大眼妹騎腳踏車不小心撞到1個走路的日本男人(事實上到現在大眼妹還是認為是他故意來撞我的),
因為大眼妹有看到他也有把車子騎到旁邊一點做閃的動作,
但還是把手邊緣有碰撞到他的手臂,
當下大眼妹車子因此有偏頗而停下來,
而那個死日本人也繼續走(我們是反方向),
所以當下大眼妹也不以為意準備在往前騎,
沒想到那死日本人可能是以為大眼妹是自己一個人(因為熊爸騎在前面有一小段),
就又往回走先打了大眼妹肩膀一下,
又很粗魯的拉住大眼妹的右手(當時根本不知道後面有人準備騎車往前,因此反差的力量不小)。
他就開始講了一堆意思就是大眼妹撞了他沒說半句話就想走,
還是他很痛一堆有的沒的,
而且還非常做作的一直按著他的手臂故做疼痛狀,
當下大眼妹沒有任何反應因為被他嚇到了,
如果他真的很痛那不是應該在原地呼天喊地的嗎?
怎麼會他離開了過了快半分鐘才又回來找大眼妹的麻煩?
在前頭的熊爸聽到聲音停下車回來,
熊爸跟他道歉後他還是得理不饒人(大眼妹還沒恢復過來),
就聽到那個死日本人還在那一直念,
內容就是從他的手很痛、
醫藥費怎麼辦、
看醫生花的時間誰補償,
到人行道要禮讓行人、
為什麼我們要並排騎車(明明我們就一前一後熊爸還在大眼妹前面一小段),
期間熊爸就是不斷道歉(最少有20次),
當然大眼妹的怒氣已經開始上升,
熊爸只好壓住大眼妹的手要大眼妹不要抓狂,
當那死日本人說到要找警察時,
大眼妹真想把手機拿給他叫他請警察來處理,
因為他擺明了就是想要敲詐,
明明手就沒事還在那裝。
哪有人離開事發現場後又不甘願跑回來,
那大眼妹是不是也可以說他打我肩膀跟拉我的手很痛,
大眼妹應該可以告他傷害,
醫藥費也要他負擔,
因為在熊爸的要求下,
大眼妹非常不甘願的用英文道歉,
看那日本鬼一付就是不是很懂英文(當然大眼妹也是跟英文不熟啦),
他堅持大眼妹用日文道歉偏偏老娘不吃那套,
(道歉一次就很不爽還用日文在講一次,看是找警察比較快啦!)
後來當熊爸嚴肅的問他要多少錢時(當時大眼妹真想扁熊爸),
幸好那死日本鬼知道他在耍賴下去應該沒啥好處,
又念了幾句就離開,
要是他敢開口要錢,
大眼妹應該是會要叫警察來處理吧!
後來熊爸就是那個日本人是擺明了要錢,
而且我們討論的結果就是他應該是在後面看了一會,
以為熊爸跟大眼妹不認識,
因為大眼妹差點跌倒熊爸沒有停下來還繼續騎,
所以才會在大眼妹要離開時打大眼妹的肩膀拉手做攔下來的動作,
熊爸說他不知道那日本鬼有打大眼妹,
當下只是不想把事情弄大才跟日本人道歉。

全站熱搜

大眼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